new economics...新經濟學與台灣戴明圈: The New Economics and A Taiwanese Deming Circle

「華人戴明學院」是戴明哲學的學習共同體 ,致力於淵博型智識系統的研究、推廣和運用。 The purpose of this blog is to advance the ideas and ideals of W. Edwards Deming.

2015年1月28日 星期三

One spelling error costs Companies House up to £9 million after being sued for ruining business

One spelling error costs Companies House up to £9 million after being sued for ruining business

Companies House denied liability for the consequences of 'devastating' mistake

A single spelling error has caused an 124-year-old Welsh family business to collapse – and cost the government £9 million in legal bills.
A High Court ruling has found that Companies House was to blame after an engineering firm called Taylor & Sons, which was based in Cardiff and supplied military equipment during two world wars, was recorded as having been in liquidation.
In fact, Companies House had inserted a rogue "s" and the actual company that had been wound up six years ago was based 200 miles away in Manchester called Taylor and Son.
Philip Davison-Sebry sued Companies House for “false publication” after at least 250 people lost their jobs with the firm.
Companies House – an agency of the Department for Business, Innovation and Skills – and the chief registrar of the government body had denied liability for the mistake.

Lawyers for Taylor & Sons told Mr Justice Edis that the business suffered “devastating” consequences as all of their credit agencies and 3,000 suppliers had revoked their services after seeing the Companies House notice claiming the firm had folded.
The news broke to the former managing director of the company while he was celebrating his wife's 50th birthday in the Maldives. He got a call from one of their main clients demanding a meeting for the next day, Mr Davison-Sebry told WalesOnline.
Taylor & Sons had gone into administration two months after the error was made, the court also heard.
Mr Edis concluded after months of legal proceedings from November that the Registrar of Companies had a duty to take “reasonable care” to ensure that an order was not registered against the wrong firm.
Mr Davison-Sebry, 57, has claimed nearly £9 million in damages and a written ruling was published yesterday. The judge made no decisions on levels of compensation in the ruling however a damages assessment is expected at a later stage.

2015年1月23日 星期五

《轉危為安》《新經濟學》修正版2015年將問市 (部分譯後記)

 《轉危為安》《新經濟學》修正版2015年將問市 (部分譯後記)


跟台北和北京的出版單位交出譯稿,鬆了口氣。有些微憂傷,二本書之一,我們幾個人,從1986-87年就開始弄了。1995年年底,我在品質學會辦一天的紀念戴明的研討會,天下文化的鄧編輯等2人參加,告訴我他們預備出版戴明博士的書。1997年出書時,我自己出版J. M. Juran的大作Managerial Breakthrough (管理三部曲)。換句話說,十來年了。......去年北京的出版社email說希望再出版,我答應,因為必須趁機整理更正確的版本。當時,太陽花革命正高潮,我幾乎無法弄完數萬字之多的"服務業"一章......弄完Introduction to OUT OF THE CRISIS and THE NEW ECONOMICS,希望寫篇譯後記,不料也很長:

這兩本譯作,可說是我們團隊的成績。文豪歌德曾說:「人的靈魂,就像被耕耘的田地。從異國取來種子,花時間來選擇、播種的園藝家,豈是容易的?」主譯者鍾漢清先生在此我謝謝諸位合譯的團隊隊友:

《轉危為安》的貢獻者:劉振老師、林有望、鄭志庚、蔡士魁、張華、甘永貴、鄧嘉玲、施純菁。徐歷昌,潘震澤老師指出原作的某段引文有錯。

《新經濟學》的貢獻者:戴久永(初版的譯者)、張華、李明、鄧嘉玲、吳程遠。


修正版特別在多處地方請教兩位戴明學者:威廉‧謝爾肯巴赫(William W. Scherkenbach)先生 (著作《戴明修練I》(The Deming Route to Quality and Productivity—Road Maps and Roadlocks)和著作《戴明修練II》(The Deming’s Road to Continual Improvement);2008年當「東海大學戴明學者講座」教授,幫我們辦3場演講----所有相關教材,請參考我社2008年的書:《台灣戴明圈》。總體而言,先生惠我良多…..),和邁克爾‧特威特(Michael Tveite) 博士。他倆的貢獻,在書中相關的地方都會有附注。趙民德博士姐解釋抽樣的專門術語”frame”的意義 (我們以前在此兩書的翻譯是錯誤的);80年代中,趙博士在中研院的統計所,與我們討論《轉危為安》的一篇論文:(Francis J. Anscombe) 的逐次計畫,它在任何情況下幾乎都可達到最低平均總成本。在80年代,工研院電子所的圖書館徐文杰先生幫助購買《品質、生產力與競爭地位》(Quality Productivity and Competitive Position)和相關的論文,讓我們的資訊與美國同步。




最後我要簡單談一下戴明博士與我們的關係。在美國戴明學院 (WEDI) 記載他在1970-1971年受聘台灣的「中國生產力中心」當顧問(1970-1971  Consultant to the China Productivity CenterTaiwanhttps://www.deming.org/theman/timeline)

    他訪台數次,在台北和高雄都辦過盛大的研討會,師生都盛裝出席。劉振老師翻譯他授前權的《品管九講》。他對於到工廠現場指導,深感興趣,勤作筆記。所以《轉危為安》中有他到高雄某自行車工廠的指導紀錄。1980年,他接受美國《品質》(Quality)月刊訪問時,談及台灣,對台灣的工業生產能力評價不錯。不過,他認為美中不足的是,台灣的勞資雙方的共識,遠低於日本,所以合作發展會有瓶頸。值得注意的是,他在兩本書中談到各式各樣的「衝突」、「矛盾對立」、「壓力」(如「恐懼」)等人生大破壞力,但都本著創造性整合的方式看待。希望讀者了解這些弦外之音。系統要有宗旨,成員彼此成為一體,才能最佳化。

   可惜他晚年業務和教學繁忙,未能造訪中國大陸。不過,眾所周知,中國已是世界工廠,對於戴明學說的翻譯和出版,領先日本等先進國家。我希望中華兒女都有機會學習、應用戴明學說,並進一步發揚光大。


2015年1月20日 星期二

日本製的信賴與迷思 (張維中)

張維中專欄:日本製的信賴與迷思

日幣貶值讓Made in Japan產品的市場占有率回升?然而,日本製象徵著高品質,近年來卻也產生了一些迷思,造成不少後遺症。如何善待「日本製」這個品牌的自我價值,也許是今後日本人要面對的課題。(圖片來源:Jun OHWADA@Flickr)
日幣貶值讓日本的出口貿易大有助益,但是日本有很多東西其實是仰賴國外進口的,特別是日常用品和食材原料。進口的成本增加以後,東西不得不漲價,使得薪水卻一毛未漲的民眾,漸漸感受到物價上揚的生活壓力。

不過,這一波日幣貶值,卻意外讓「日本製」的商品重回市場占有率。原因是海外的生產成本大幅增加,再加上海外工資連年提升,令開銷變得沈重,許多廠商決定將工廠線移回日本。

佳能(Canon)數位相機日前宣布,若以目前日幣匯率的情況來看,今後他們將會把在海外工廠生產的幾條線,移回日本國內工廠製造。除了數位相機以外,其他附加價值高的新產品,預計也將直接在日本國內生產。目前已知的具體計畫,是長崎縣和大分縣的工廠確定將投入增產。未來三年,國內生產的產品比率將從現在的四成提升到六成。

製造業工廠回歸日本

Panasonic在中國的工廠製造冷氣機和微波爐,Sharp則是空氣清淨機,這兩家大廠也在2015年初宣布,商品的部分生產線,目前正討論移回日本國內。至於日立和三菱則保持觀望態度。他們考量到工廠從海外移回日本的成本支出,以及未來日幣究竟是否還會維持低點,或者又將升值。許多的廠牌打的如意算盤是日本與海外兩地都保有工廠,隨匯率的變動而調整生產比重。

部分學者認為製造業工廠重回日本將創造內需,提供日本市場的工作需求。看似符合了安倍晉三首相的經濟政策,但事實上是這些工廠所提供的作業員工作,日本年輕人也許並不買帳。再加上機密儀器的產業,未來多以自動化的無人工廠為趨勢,即使回歸日本國內生產了,真正能確保多少勞動力也令人存疑。

 (製造業工廠重回日本是否真能創造內需,提供日本市場的工作需求?圖片:張維中攝影

日本製的正負影響

其實從前的日本,無論是店家、廠商或一般民眾,都不是非常清楚親日地域,像是台灣、香港和東南亞國家的民眾,對於日本製產品的「信賴感」到什麼樣的熱愛程度。當這些廠牌的製造工廠移往海外,所謂的日本商品逐漸只剩下品牌空殼時,海外人士對於日本製的高品質信賴感也陷入了窘境。當觀光客來到日本購物,特別指定只買日本製的東西時,才漸漸喚醒了不少日本人,原來,他們一直以來習以為常的日本產品,在外國人的眼中有如此強大的魅力。

曾經在無印良品的店家裡,遇見一群來自中國的觀光團,聽見他們一邊拿著各種產品一邊相互嚷嚷著說:「這個我們不買。」導遊問了為什麼,其中一個人理直氣壯地回答:「都是咱們國內製造的。」印象中總是討厭日本的中國人,到了日本也是要買日本製的商品的。於是,特別受到中國觀光客青睞的家電賣場,現在必定會特別設置「日本製」的特區,每樣產品都標有詳細的中文解釋。

特別受中國觀光客青睞的家電賣場,必會特別設置「日本製」的特區,每樣產品都標有詳細的中文解釋。圖片:張維中攝影 

日本製象徵著高品質,卻也產生了一些迷思,造成不少後遺症。日本農林水產省日前公布一項從2009~2013年的調查報告,指出海外出現許多偽裝成日本生產的農產品。包括台灣、中國、香港和印尼等七地,約有九十種品牌都不是日本產,卻標上日本製的欺瞞行為。
同樣的狀況,在日本本地也屢見不鮮。許多明明是來自中國的食材,卻故意標上日本產,價格因此翻三倍,商人大賺黑心錢。即使不是偽裝,但卻利用「日本製」的迷思,藉以高價賺取外國人的日本人也不在少數。根據新聞調查,有些日本網友會把百圓商店買來的日本製雜貨,在海外的eBay上拍賣。對象是對日本產品信賴,但並不熟悉百圓商店產品的歐美人士。原本只要日幣一百圓的廉價商品,賣到二十倍價格的例子都有。

在日幣貶值讓生產線回流本土的動向中,對於日本製的信賴與迷思,成為了一樁看似並無直接關係,卻緊密左右著日本人今後要何以善用,並如何善待日本這個品牌的自我價值之課題。


網誌存檔